枫执

正文在合集
秘密基地
放飞自我
朦胧美学拥护者

住校了,更文频率更低了。

台风辽,听到了报警声。

没有下雨的样子,就是刮风,听到各种盆子从窗台上摔下来,砸到楼下。窗户都要脱落了。

这真的有可能发生

来扶住两个月前竖起的flag,但是文章离题严重,得降半旗了。

警告:ooc严重,一些见解若有失偏颇都是我的,与真人无关


这真的有可能发生。


张子枫从剧本的海洋中缓过神来时,已经是下午五点。


暗下来的天色模糊了视线,迫使她暂停这一忘我的事件。


胃发出了饥饿的信号,空无一人的家发出了出去觅食的号令。张子枫表示绝对服从命令。她套了件轻薄的外套,兜里揣上手机和门钥匙,踏着布鞋出门了。


傍晚的大街上,她一身舒适的白在人群中毫不起眼,被风吹乱的发丝时不时扑到她的脸颊,偶尔路人匆匆一瞥,看到的再多不过是一个青春活力的少女。


但大多数的人并没有看她,四处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...

学校和老师们的心意真是可爱呢,明天加油,最后一场“渡江战役”,祝我上岸!

误入密室怎么办

❕ooc警告 🈲上升真人(要不然以后脑洞自己锁了)

他们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下,狭小的空间燥热异常,周遭的温度以一种诡异的速度上升。她相信,此刻只要有一丝的明亮,她脸上的红晕便暴露无遗,他们清晰地听到心的躁动,她觉得多呆一刻就再也呼吸不了了。

“我……”他们同时出声。

“你先说。”他说。

“我到门边看看。”她边说边摸着黑走去。

“你别……”他话还没有说完,便感受到手背上的冰凉和眼前女孩的哆嗦。

“抱歉。”她立刻放下了手,空间太小。没几步就能碰到他。“我没想到你就在门口。”

“没什么好道歉的。” 他握了握拳头,又泄气的松开。

她后悔和他一起出来吃饭,实在是太鲁莽的决定,他百分百会被...

旌奚白月光

异地的夕阳

摸鱼。大概是心酸的暗恋。

他在杂乱的贩卖帽子的架子上随手拿来了一顶渔夫帽戴在了头上,觉得尺寸过于大了,又准备把帽子拿下来。

挑礼物可这麻烦啊,何况还被实时监督着。

“诶,这个帽子看起来挺不错的,要不,就它了吧。”耳机里传来她的声音,他停下了摘帽子的手,苦笑,总算有一个她看得上眼的东西了,他不忍告诉她帽子不太合适的事实,也不准备让她知道其实他也挺喜欢这个帽子的,他把欣喜藏在了心里。

“行,买了。”他不动声色。

“谢谢大佬帮我代购,旅途愉快,拜拜。”

屏幕显示,通话结束。

跑的倒是挺快。

只是一顶普通的渔夫帽,他觉得有些寒酸,可眼下得先找找有没有合适的尺寸。

他看见了帽沿上的小标...

头号粉丝

我叫茶茶,是千玺和子枫的头号粉丝。

回望我过去的生活,大学以前我的生活和广大学生一样埋没在题海之间,但一切在考上了中戏编导系后发生了戏剧化的转变。

在中戏的日子,并不像想象中那样经常偶遇明星,一来是没有这个机会,二来是没有这个心思。每天都要花大把的时间肝专业课的作业,就算有心,也只能全凭偷听室友聊天来“云偶遇”了。

在那细碎的谈话中,我崽崽的名字经常出现,于是有一天,我努力地竖起耳朵,试图想听个明白,功夫不负有心人,只是这话让我一头雾水,什么叫“易烊千玺又来了”啊,为何话语中透着满满的嫌弃啊。果然是许久不问世事,我竟才知道原来学校里一直流传着一个未解之谜“易烊千玺为什么总是回母校”。...

暗暗

她坐在窗前,看太阳从远方一点点下落,屋顶被耀眼的明亮削去了一块,而后逐渐复原,此后,太阳消失,只留下一片火红的云彩,转眼间入了深蓝,万家灯火在天空映几缕微弱的红光,深夜都市的繁华,在川流不息的街道上,在只有她一人的房间中。

她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思想斗争,在屈服的边缘摇摇欲坠,但她不肯认输。输,只会将她逼入另一个没有指望的境地,无法回头。

但这是事实,她无法回避,无法控制,最不希望的事实。
       
悸动。
 
她以为,自己是与众不同的。从小到大,经历的事情本就比平常的女孩更多,更复杂,她学习落落大方,...

世上没有石头吻或者冰吻那样的东西,不然的话,我就要说我这位教士表哥的致意就是属于这一类的。


大多时候简爱的话,好吧是大多数人的话所透露出跳跃的思维让我跟不上节奏,但简爱绝对是冷幽默的好手。是个厉害角色。

1 / 3

© 枫执 | Powered by LOFTER